再说了你也说了孟延之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

发布时间:2018-07-25 08:10:39   编辑:奔驰彩票|官网浏览人次:91

 秦安瑜正盘算着怎么把唐悦带走。
 
    唐悦落落大方的开口了,她道:“我不是京市人,我家就在一个村子里。”
 
    高茜茜那目光,摆明了想要打击她,既然这样,那她也省的让高茜茜继续问了。
 
    “村子里的啊。”高茜茜拉长着语调,顿时就歇了心思。
 
    既然是村子里的,那就不怕,以孟家的门弟,她唐悦一个小村子里的人,怎么可能高樊的起,就算人长的美有什么用?
 
    不过就是比以前孟延之玩的女人,长的更漂亮一点。
 
    唐悦声音清脆,如银铃似的,孟延之趁机道:“村子里好啊。”
 
    孟延之正想着夸赞,但一时间又没想到夸赞的词,他踢了一旁的冯永清。
 
    冯永清立刻接话道:“山清水秀,养的人都水灵灵的。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孟延之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我在京华大学上学,现在已经大二了,你呢?在哪个学校?”
 
    孟延之猜测着她应该是学生,故意显摆了自己在京华大学。
 
    京华大学,在整个华夏,算是高等的学府了。
 
    “哦。”唐悦应了一声,并没有回答。
 
    孟延之丝毫没觉得不高兴,反而对唐悦更感兴趣了,他道:“我叫孟延之,和秦安瑜一起在大院里长大的。”
 
    “孟延之,你上回那个女朋友呢?”秦安瑜岔开话题问。
 
    孟延之道:“已经分了。”
 
    “哦,你这女朋友换的可真够勤快的。”秦安瑜淡淡的说着。
 
    孟延之正想到唐悦面前刷好感呢,这秦安瑜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。
 
    “服务员。”孟延之笑了笑,岔开话题,就开始点菜了,孟延之一开口就是要上等的茅台酒,点菜的时候,不看菜名,而是点那种死贵死贵的菜,就好像要故意显摆着什么一样。
 
    饭菜还没上桌,孟延之就开始介绍了,一圈人介绍下来,虽然没直说他们家里人的身份,但唐悦大概也能猜到。
 
    安瑜姐的爷爷,好像是军区的大官,能让安瑜姐这么忌惮的,除非是和秦家一样的人。
 
    唐悦心中思忖着,她这张脸难道有这么大的魅力?
 
    此时的唐悦不知道,如果有以前和现在的照片相对比的话,就会发现,这完全就是两个人。
 
    同样的面容,但散发出来的精神面貌,却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。
 
    这一顿饭,唐悦很少开口,孟延之一问话,大多都是秦安瑜替她挡了话,孟延之就是连唐悦的名字都没有问出来,一直到秦安瑜带着唐悦离开。
 
    “悦悦,对不起。”秦安瑜一出了餐厅,上了车,就给唐悦道歉了。
 
    唐悦不在意的说道:“没事,你没听说他也是京华大学的吗?迟早会碰上的。”
 
    “唉。”秦安瑜一脸愁容道:“我这下该怎么和你家莫队长交待啊。”
 
    “别说。”唐悦忙制止道:“人家也没别的表示,再说了,你也说了,孟延之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,说不准,过几天,他就忘了这事了。”
 
    秦安瑜欲言又止,孟延之这个人的性子,她也大致是知道一些,就因为清楚,所以,她才更加的担心。
 
    “安瑜姐,没事,我和莫司宇都订婚了,难不成,他来想硬抢?”唐悦是没怎么放在心上,孟延之家背景是强大,但她还真不相信,背景强大就能够硬把她抢了去。
 
    “那倒是不敢。”秦安瑜肯定的说道:“孟爷爷特别明事理,孟延之真要敢做出这事,肯定会被扫地出门的,但是,他偷偷摸摸的,谁知道会做什么?”
 
    秦安瑜提醒道:“小悦,最近你还是别乱走,省的被他堵停顿了。”
 
    “不行,还是我每天去接你吧。”秦安瑜没等她回答,又自顾自的说着。
 
    唐悦在一旁听的直摇头道:“安瑜姐,我的课时间不固定,你天天接我送我,难不成星耀要关门了?”
 
    秦安瑜垮下了小脸。
 
    唐悦安慰道:“安瑜姐,你就别太担心了,我会没事的。”
 
    回到四合院里,唐悦睡在床上,才认真思索着对策,她捏着自己的脸,不由的想着,那孟延之也不知道什么眼光,她这脸招谁惹谁了。
 
    不就是出去吃了一顿饭嘛!
 
    唐悦摸着咕咕作响的肚子,今天那种情况下,她根本没吃饱,她在家里翻了翻,也没什么可以填肚子,想起来去厨房,又怕吵醒了安瑜姐,想了想,唐悦还是乖乖躺回床上了。
 
    孟延之,她想了很久,也没想到解决办法,只想着走一步算一步,她的防身术对付普通人是没问题,但要对付孟延之那种从小在大院里长大的人,就有些吃力了。
 
    万一,孟延之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霸王硬上弓,那她怎么应对?
 
    重生一回的唐悦,分外的惜命,她还想留着小命嫁给莫首长呢,她要陪莫首长一辈子,可不能被孟延之给搅活了。
 
 
    凌晨三点,关于唐悦的资料,就已经全部都摆在了孟延之的面前。
 
    孟延之一点睡意都没有,拿到资料的那一瞬间,看着资料上的寸照,一寸头照本来是很丑的,但这照片中的人儿,却青春洋溢,浅浅的笑容,闪闪发亮的眸子。
 
    孟延之伸手在照片上摩挲着,视线落在‘唐悦’两个字上。
 
    原来她叫唐悦,还真是个让人看了一眼就心悦的女子。
 
    孟延之再往下看,唐悦的家世,算是很普通的了,爸妈开了一间饭店,他不放在眼里。
 
    就是唐明礼那一个服装厂,对孟延之来说,也是不在意的。
 
    她在高中时亮眼的成绩,让孟延之有些意外之喜,特别是知道唐悦以江省省状元的身份考进京华的时候,他嘴角的笑容就咧的更大了。
 
    原来是她的学妹啊,看来,这学校里,应该要多去了。
 
    孟延之交叠着双.腿坐在沙发上,品了一口红酒,心底已经想好了,该怎么把唐悦追到手。
 
    蓦的,孟延之瞳孔一缩,当他看到唐悦已经订婚的那一行时,孟延之嘴里的红酒全喷了出来。
 
    莫司宇,北方军区,血狼特种部队的队长。
 
    居然是他。
 
    孟延之只以为唐悦的未婚夫,也是一个不起眼的人,没想到,会是连爷爷口中也称赞的莫队长。
 
    孟延之摸了摸下巴,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,他拿出大哥大,按了一个号码,就随意的往沙发上一靠。
 
    “谁啊,大晚上的,还让不让人睡了。”电话那头,传来一个怨气腾腾的女声。
 
    “孟延之。”孟延之开门见山的说了名字。